专栏:中国第一体育传媒帝国的时代轮回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4-16      浏览量:0
昨天难得地买了一份《体坛周报》,午饭后路

昨天难得地买了一份《体坛周报》,午饭后路过单位楼下的报摊,看到的只有一份边角枯黄的残报——那是周一出版的报纸,老板当时说,今天的还没来,等下午吧。

到2017年9月29日,这份创刊于1988年,曾经单周发行量超过500万份(一周三刊)的综合性体育报纸已经出到了第3257期,价格涨到3元,出报频率退回到1999年开始的一周两期,32个版之内广告寥寥无几。

曾经盛极一时的体坛帝国,仿佛如今只剩落日余晖。

很多人将2009年看作整个“体坛系”由盛至衰的转折点,那年4月,原社长瞿优远自被有关方面带走,9月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检察院对其立案侦查,2011年11月24日判决下达,刑期从2009年8月16日开始计算。

2017年9月30日,丁酉年八月十一,国庆假期前的最后一天,因贪污、受贿、挪用公款被判有期徒刑11年6个月的瞿优远假释出狱。

时光荏苒,已过8个年头。

“瞿老大”不在的这8年里,中国体育媒体圈发生了很多事,多到时代已经走过了几个轮回。

第一个时代是互联网时代,体坛集团在当时也做出过自己的应对——体坛网。

2008年5月1日,北京奥运前3个月,体坛网正式上线。这是《体坛周报》创刊20年的当口,面对互联网时代到来,试图以此解放平媒时效与容量的局限性而创办的垂直体育门户网站。

不幸的是,尽管进行过多次调整,体坛网始终没能成为体坛集团应对网络时代的利器,甚至,体坛这艘巨轮也一直都没能跟上整个网络时代的步伐。尽管它也曾跟着时代浪潮推出“体坛视频”、“体坛+”等产品,但无一能阻止其在中国体育媒体领域不断下滑的市场份额和江湖地位。

没有人知道,如果有一个更好的决策者,体坛能否经受住这轮互联网大潮的冲击。但起码在当时,体坛依然拥有国内最强大专业的采编团队,在NBA及欧洲五大联赛都有驻站记者及充沛的资源,甚至在员工收入及福利待遇上,比起同时期的门户网站也不占劣势。如果调配运作得当,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但这世上没有如果,时代变化之快,连当时还是新生势力的传统门户网站都已渐渐跟不上节奏,何况体坛这艘始终以纸媒为主导的“上古巨舰”。

门户为王的时代甚至没有真正到来,紧接着就迎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与之一同到来的,还有内容生产上的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用户原创内容)浪潮,新闻推荐的“机器分发”。

这是一个资源与技术主导的时代,以编辑思维对新闻选择进行影响的作用降到了最低。取而代之的则是垄断的版权资源、全民自媒体的内容生产、以及由机器算法为主导的“千人千面”的内容分发形式。遗憾的是,即使是目前体坛系内部最前沿的“体坛+”App,依然保持着自由原创内容为主导的模式,离这种形式还有很大差距。

除了媒体转型,多年来一直寻求上市的体坛传媒也在开发着自己的体育产业路线。在最新这期报纸的头版头条,就是一篇《中国金球奖 体坛制造》的稿件。作为《法国足球》杂志设立的“金球奖”中国独家投票媒体,《体坛周报》也希望打造一个属于自己的“中国金球奖”,试图从体育产业的风口改创一片天地。

传统媒体业务也在转型调整,集团旗下有杂志已经停止了出版,延续了多年的版费、稿费制度或许也将面临改革,部分采编人员最近两个月工资卡上只收到了基本工资,还不清楚未来会有怎样的变化。

还无法断言,体坛的这一步后面临的是成功还是失败。只是,当年那个靠内容质量横扫全国,独占鳌头的体坛传媒帝国,怕是不会回到当初的模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