敖铭或将从暴风体育离职!这折射出资深媒体人的现实困境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4-16      浏览量:0
敖铭像一只候鸟,又将开始新的迁徙。有消息

敖铭像一只候鸟,又将开始新的迁徙。

有消息称,敖铭即将去职,卸任暴风体育副总裁一职。“已经在收拾工位了。”一位知情人士对此消息进行了确认。

整整一年前,乐视身陷舆论风波之中,敖铭悄然卸任乐视体育总编辑一职。一切仿佛都是轮回。不同的是,今日之暴风与昨日之乐视命运却并不相同,暴风刚刚获得8亿战略投资,复盘之后经历了两个涨停板。

敖铭的去职丝毫不意外,他已经不主抓一线业务有一段时间了。一个深谙互联网体育内容报道的老兵在重出江湖之后,却接连出现水土不服。是敖铭的那一套过时了吗?还是内容为王只是一个伪命题?

现实掣肘难以摆脱

敖铭的江湖地位,不需过多赘述。他先后担任过新浪体育频道总监和搜狐体育频道总监。他在新浪体育任职期间,中国的互联网内容江湖处于蛮荒时代,一片混沌,敖铭与陈彤一起书写了互联网体育报道的规则。

2008年之后,敖铭告别内容的舞台,创立了草根足球互动平台——加油中国体育社区。8年之后,敖铭将加油中国转手,重回职场。他先是在微赛体育短暂担任COO,继而于2016年5月高调加盟乐视体育担任总编辑,向乐视体育首席内容官刘建宏汇报。

在乐视体育和暴风体育,敖铭重新成为了互联网体育内容报道的掌舵者。这两段经历,敖铭难言成功。

这里面难免有性格等方面的原因(这些不是本文探讨的主旨)。更重要的是,如今的互联网体育江湖,受资本和市场的洪流裹挟,泥沙俱下。任何人身处其中,都无法完全左右自己的命运。敖铭如此,刘建宏亦然。

体育内容这个江湖,版权仍是决定性力量。得版权者得天下,依旧是铁律。想要撬动版权市场,就需要资本市场的加持。

乐视体育盛极而衰,问题并不出在内容层面。乐视深陷危机之中,牵连到乐视体育,引发了连锁反应。当然,乐视体育在版权采购上的激进策略也让它们吃尽了苦头。

战略上,暴风体育与乐视体育亦步亦趋。随着版权市场趋于理性,暴风体育也捂紧了口袋。CBA版权到期之后,它们手中握着的主要版权仅剩下排超、WCBA的版权。没有了版权,所谓的互联网内容平台只剩下一个空架子。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一个内容的掌舵者在没有版权的平台上,就像丢了金箍棒的孙猴子,能施展本领的空间有限。

内容创作逻辑已被重构

去年,敖铭重回内容江湖。此时,距离他在互联网平台担任内容总监已经过去了8年时间。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互联网内容的创作机制已经被改写了。

2008年之前,各大门户的体育频道也已经开始比拼内容。核心输血渠道仍旧是传统媒体,记者的自采加通讯员稿件属于内容平台的原创。那个年代,体育门户重金请来若干有经验的传统媒体记者已经非常了得了。

在内容的创作机制上,体育门户讲究的是快速、全面,拼得是发布时间和捕捉新闻点的能力。这考验编辑的新闻敏感性,起标题、做专题以及约稿的能力。编辑的地位被凸显出来。

到了2016年,时代完成了全新的迭代,一下子跨进了移动互联网时代,个性定制化内容平台大行其道,自媒体取代了传统媒体成为输血主力。

在我的理解中,产品思维就是以用户为导向,核心是如何以最小的成本满足用户的需求。有些平台甚至不惜祭出拿来主义的大旗;内容思维,则是推崇优质内容,由总编辑、编辑们决定给用户看什么。优质内容的产出则需要付出更多时间和金钱成本。

每一个传统媒体出身者,也包括我,骨子中还是有内容情结。可资本和技术是冷血的,它一定趋利避害。而且等一个产品走向成熟之后,进行内容上的升级并非难事。懂球帝现在也有出身传统媒体的记者在生产优质内容,可在产品思维主导下,更受用户欢迎的、流量更大的内容依旧是主流。

产品思维和内容思维,本质上是逻辑顺序的问题。两者可能最终走向融合,但推进速度却有天壤之别。

不是内容过时了,而是内容思维过时了。即便在最风光的时候,乐视体育也没有想过向信息流过渡。失去了版权阵地之后,暴风体育想效仿今日头条,走向智能化推荐。一个不具备产品思维的内容负责人,就显得有点OUT了。

好内容不是商业模式

时代变得让人难以捉摸,是不是意味着优质内容没有了生存的土壤。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还在这里苦兮兮敲字干什么呢,去洗稿子、做标题党就可以了。我虽然在互联网只呆了一年时间,却也深谙洗稿之道。到了今年,洗稿甚至进化出一个更为高级的称谓——“揉面”。

优质内容依然具有打动人心的力量。但好的内容并不是商业模式。内容变现依旧是一个令人棘手的问题。

时代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可内容的盈利模式仍旧是上个世纪90年代的方式——吸引广告。知识付费看起来很风光,但在大众领域不具备实操性。内容是仰广告鼻息而生存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从来都不存在内容为王的时代。

这不仅仅是乐视体育的困境,也不单是暴风体育的困境,而是整个行业共同面临的难题。如果内容不能变现,资本就会对内容横眉冷对。

我的一位好友追随一位媒体圈大佬加入了互联网内容创业的大潮。短短两年时间,内容在业界颇有口碑,可变现依旧遥遥无期。现在的结果是资本对这位媒体圈大佬的态度变得冷冰冰。这无非是敖铭故事的另一个版本而已。

优质内容早晚会等来属于自己的春天。但先要等待的是产品的成熟。只有产品具有了造血能力,下一步一定是扶持优质内容。所以,正确的逻辑顺序是产品驱动内容,而是内容引领产品。

当下这个时代,不仅仅是敖铭的不幸,是所有传统媒体人共同的命运。著名报人程益中说过:没有熬不过的黑夜,没有等不来的黎明。与诸位共勉。